最新肠道微生物研究进展

Cell Host & Microbe
最新肠道微生物研究进展
标题:Gut microbes impact stroke severity via the trimethylamine N-oxide pathway
译名:肠道菌群通过TMAO影响中风的严重程度
作者:Weifei Zhu 等
时间:2021.6.16
影响因子:21.023
DOI:10.1016/j.chom.2021.05.002

临床研究表明,肠道微生物衍生代谢物三甲胺- N -氧化物(TMAO)的循环水平与中风发生风险之间存在关联。本研究表明,肠道微生物通过膳食胆碱和氧化三甲胺的产生,直接影响脑梗死的程度和卒中后的不良预后。将产生低TMAO患者与产生高TMAO患者的粪便微生物移植到无菌小鼠中,表明TMAO的产生和中风的严重程度都是可传递的特性。此外,利用多个小鼠中风模型,并将特定的微生物群落与基因工程人类共生体移植到无菌小鼠中,研究证实了微生物cutC基因(胆碱-TMA转化的酶源)足以传递TMA/TMAO的产生,增大脑梗死的大小,并导致功能障碍。综上,该研究揭示了肠道微生物群,特别是超微生物TMAO通路,直接影响了中风的严重程度。

推荐语
研究者此前的研究发现,血液中TMAO的水平或能帮助预测患者因心脏病发作和中风以及死亡的风险,同时首次揭示了TMAO和血凝风险增加之间的关联。本文研究扩展了这些研究发现,并首次提供证据表明,肠道菌群(尤其是通过TMAO)或能直接影响机体中风的严重程度以及中风后机体的功能性障碍。

Cell Metabolism
最新肠道微生物研究进展
标题:Fecal microbiota transplantation in human metabolic diseases: From a murky past to a bright future?
译名:粪便微生物群移植在人类代谢性疾病中的应用:从模糊的过去到光明的未来?
作者:Nordin M.J. Hansse 等
时间:2021.6.1
影响因子:27.287
DOI:10.1016/j.cmet.2021.05.005

粪便微生物群移植(FMT)作为一种治疗方法正在获得相当大的吸引力,以影响从代谢综合征和恶性肿瘤到自身免疫和神经系统疾病等多种慢性疾病的病程,并帮助确定肠道微生物群对这些疾病的贡献。虽然FMT适用于治疗复发性艰难梭状芽胞杆菌,但它在溃疡性结肠炎和各种其他疾病中均有出现。一个特别的新见解是,FMT不仅可能改变胰岛素敏感性,而且可能通过减弱潜在的自身免疫而改变1型糖尿病的病程。该文章概述了FMT的主要机制原则和缺陷,以及研究设计和程序本身的优化,将进一步推进心脏代谢医学领域的发展。

推荐语
该文章包含的详细分析或有利于确定有希望的微生物及其代谢线索,这些线索可能会被浓缩为各阶段的生物治疗,以增强FMT的效果,甚至可以取代FMT程序,最终将肠道微生物群作为代谢性疾病的治疗靶点转移到临床舞台上。

Brain,Behavior,and Immunity
最新肠道微生物研究进展
标题:Exploring the microbiota-Alzheimer’s disease linkage using short-term antibiotic treatment followed by fecal microbiota transplantation
译名:探索肠道微生物与阿尔茨海默症之间的联系
作者:Min Wang 等
时间:2021.6.7
影响因子:7.217
DOI:10.1016/j.bbi.2021.06.003

肠道微生物被证明参与了阿尔茨海默病β淀粉样蛋白病理的发展。由于将基于无菌小鼠的微生物群研究结果转化为临床实践存在困难,研究使用了短期抗生素鸡尾酒治疗来开发一种接近无菌状态且不影响Aβ病理的新模型。通过实验可见,新模型的Aβ斑块周围的星形胶质细胞的激活被抑制,而小胶质细胞的激活被抑制。该研究的发现为理解AD通过肠-脑轴的机制以及肠道微生物操纵从实验到临床实践的转换提供了一个新的框架,也为AD的基础研究和翻译研究开发了一种新的加速小鼠模型。

推荐语
该文章强调了AD与肠道微生物区系组成的改变有关,而肠道微生物区系组成的改变也与Aβ病理和星形胶质细胞形态有关。此外,文章还揭示了短期抗生素治疗引起的肠道微生物区系的改变导致了近无菌状态,但对appSWE/PS1βE9小鼠的AΔ病理和星形胶质细胞形态没有明显的影响。

Gut Microbes
最新肠道微生物研究进展
标题:The Interface of Vibrio cholerae and the Gut Microbiome
译名:霍乱弧菌与人类肠道微生物的内在联系
作者:Jennifer Y. Cho 等
时间:2021.6.28
影响因子:10.245
DOI:10.1080/19490976.2021.1937015

霍乱弧菌是人类腹泻病霍乱的主要病原。肠道微生物群,或在人类胃肠道中发现的原生微生物群落,越来越被认为是易感性、体内适应度和宿主相互作用的驱动性因素。文章回顾了关于肠道微生物组结构和功能中霍乱弧菌毒力基因调控、代谢和调节宿主以驱动霍乱感染和疫苗免疫应答的研究。该项研究加深了对共生体-病原体相互作用机制的理解,同时为霍乱控制的预防和治疗方法的设计提供了新的视角。

推荐语
肠道微生物组作为病原体、肠道化学微环境、微生物和宿主营养以及宿主免疫之间相互作用的复杂网络纽带,通过对其机制的进一步理解,或有利于开发更合理的益生菌和益生元策略,以更持久控制人体内部的霍乱弧菌。

Gut Microbes
最新肠道微生物研究进展
标题:Effect of COVID-19 precautions on the gut microbiota and nosocomial infections
译名:COVID-19预防措施对肠道微生物群和院内感染的影响
作者:Armin Rashidi 等
时间:2021.6.16
影响因子:10.245
DOI:10.1080/19490976.2021.1936378

COVID-19 预防措施会降低社交联系。有人提出,这些措施会改变肠道微生物群,从而产生潜在的临床后果。该研究在接受住院化疗的急性髓系白血病 (AML) 患者中试验了这一假设,这些患者是广泛接触医院环境且感染风险高的人群。患有 AML 的住院患者将粪便样本提供给生物样本库,该方案在 COVID-19 预防措施干预前启动,并在大流行期间继续保持不变。两种情况下患者、疾病和治疗相关特征保持不变,临床护理的唯一变化是 2020 年 3 月实施了 COVID-19 预防措施。据研究数据显示,与未加COVID-19预防措施相比,大流行期间仅因医院感染的病例发生率较低。

推荐语
据该研究的多变量分析显示,肠道菌群中存在COVID-19预防措施,且该结果是感染病例发生率变化的一种可行解释。简而言之,COVID-19预防措施会改变肠道微生物群,从而介导病原体敏感性和医院感染概率。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美格基因

版权声明:admin 发表于 2021-07-10 11:49:24。
转载请注明:最新肠道微生物研究进展 | 斗小癌资源导航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